文:唐岐
網上很多靜坐治病的文章,我也是在民國六十九年時,看到一本「靜坐治百病」後,才開始學打坐。主要原因,也想要以打坐來治療久病纏身的固疾。
我一出生就患有「遺傳性地中海貧血」以及「低血壓」這二種先天疾病,也注定陪伴我一生。我在滿歲時,不幸遇到流行性肺炎,全村小孩都互相傳染。當時醫療不發達,體質又差的我,高燒不退,昏迷三天。雖然從鬼門關救回來,但是在注射大量抗生素下,聽力、智力以及許多機能都受損了,關節也異常的硬化,不說無法雙盤,連單盤都很吃力。
我家世代務農,鄉下人很少會理會小孩營養,除非小孩生病了,才會停下工作照顧。我上學後,幾呼沒有正常的午餐,也常常沒吃午餐;先天不良加上後天失調,曾在學校的跑步中昏倒。我在當兵時,已經是一身纏病,有著心悸、心絞痛、胃下垂、急慢性腸炎等等,尤其嚴重的腦神經衰弱,令我常常陷在惶忽之中。即使一天睡十小時,也一樣精神無法集中,只要稍微過度疲勞,更是兩眼無神,無精打彩。
聽力受損,造成人際互動上的隔礙,無法與同學相融無間;漸漸的就不喜加入團體活動,個性也變得很內向,越來越沉默寡言而自卑;對自己的未來人生,更是充滿著不安與恐懼。人的心情一旦長久憂鬱,就會讓病情更加惡化,也形成了「憂鬱症」。
當兵其間,看遍了中西醫,都了無起色,頓時覺得生命沒有活下去的意義。所幸的是,當兵時被分發到專業兵種,一天上班八小時,很是自在。有一天,下班後去逛舊書局,看到一本道家養生打坐的書,標明著打坐能治百病;我眼精一亮,當下買回來看。自己的病症,中西醫已是束手無策,何不試試呢?何況書中對打坐治病的原理,說得條理分明,讓我對烣復健康,重新燃起了希望。
從那一天起,我把心力全部放在靜坐上,也搜集了無數相關的書籍;記得有買了《道德經》、《太上清淨經》、《參同契》、《悟真篇》、《性命法訣》,乃至於《昜經》也有所獵涉。所以會買《昜經》,是因為《參同契》、《悟真篇》,是用《昜經》的掛理來解釋。
在靜坐期間,雖然關節硬化帶來很大的困擾,一天加起來,無法超過二小時的單盤;只要靜坐太密集,就會關節發炎腫大。在無善知識的教導下,狀況百出;比如,當時為了制妄念生起,意念崩得非常緊,有妄念出來就用強烈的作意把它給壓下去,不懂得修行要像彈琴,琴線要不緊不鬆,要適度放鬆心情,道業才能綿綿不絕的向前行。只是一昧的作意壓抑,結果一個月的神經崩緊下來,火氣非常的大,十多天都沒上過大號,口燥舌乾,口臭嘴破,也數次在靜坐中,不知不覺的鼻血直流胸前。經過數次的流鼻血後,才驚覺自己的打坐心態有不對的地方,才暫時放下強烈的壓仰作意。火氣大、流鼻血的情況,就在放下強烈的作意後慢慢改善、恢復。
為了拻復健嵻,假日都留在營中打坐;精進不懈的代價是「定力進步神速」。不到一個月,就能在幾分鐘內空掉了「身見」。也因為空掉了「身見」,才會在要下坐時,才覺察到鼻血染紅胸前。
有一次,我在營中的溪旁靜坐,意念守在丹田上。良久,聽到遠處有人聲,仔細一聽,驚覺是由丹田聽進去的,而不是由耳根聽進去;初步領會了一心境性所產生的玄妙。入睡時,也常作「光明想」,會在夢中誤以為天亮而起床。
未作光明想前,由於腦神經衰弱非常嚴重,夜夜總是惡夢連連;作「光明想」後,惡夢就漸漸的減少了;慢慢的,不再有惡夢。
我們的心,若是內觀不攀緣,色身四大就會由靜定而慢慢調和。在調和中,會自然的產生許多身心效應,會有「八觸」現象(動、癢、冷、暖、輕、重、滑、澀),比如心專注於兩耳,兩耳就會有著「龍鳴虎嘯」的聲音,近似耳鳴。意念到那兒,那兒就有著酥麻或脹感,覺受千變萬化,很令人歡喜。雖然知道不能執著覺受,但是因為太美妙了,總是會身不由己的愛取它;就如吃到非常喜歡吃的東西,會忍不住的多吃幾口。這種歡喜,也令我迷上打坐的動力之一。
或許是因為在靜坐期間,神經崩緊過度,造成一些生理上的繁亂。有一天,就在打坐中,一股氣往胸前衝上來,起初不以為意,後來發現呼吸只能吸進來,卻呼不出去;心中大為震驚,想要趕快下坐,身子卻突然不聽使喚,動彈不得,驚恐萬分。心裡知道空氣只進不出的結果,必然幾分鐘內就得死亡;生死就在眼前,心中已恐懼到沒有時間作其它的思惟,心念也不自主的生起強烈的求生意念---「我不想死!」。打字到這兒,我會心一笑,因為打坐前,我總認為自己已久病厭世,已拋開了生命顧慮,一心一意的靜坐。然而,到了存亡關頭,「不想死」的的念頭,以及對色身「執愛」,赤赤稞稞的呈現出來。
當我一心一意的想要把氣呼出去,都不能如願。努力到盡頭時,我無奈的必須接受死亡的到來。就在接受死亡,放下求生的剎那,它帶給了我一生刻骨銘心的經驗。就在放下的剎那,像是看了一百部電影,從有記憶的孩童時代,直到現今的一切,歷在眼前溜過,二十多年攝於剎那。我不知道這種情形是否是西方所謂的「自我審判」?透過此不可思議的經驗,讓我相信了當下心念,乃縱橫三際,非世間的單面時空所侷限;也相信了所謂「芥子納虛彌」的道理。
經過此事後,我深刻的了解到過度的神經崩緊,會造成生理上的繁亂,反而會障礙修行的進步。也明白澈底的鬆弛神經,生理運作才能互相調和。當我能呼出了空氣時,我的心念「惶如隔世」,猶如在鬼門關走一遭,有說不出的百感交集。
就在學靜坐數個月後,也快退伍了。有一天,休假回家,睡前放空身心打坐;就在下坐後,要躺下來時,我又經驗了前所未有的身心效應。一股暖流在丹田迥轉著,而後延著會陰穴往背脊而上,觸及後腦玉枕穴時,一聲大爆響,猶如虛空紛碎,一時震嚨了雙耳,兩耳虎虎作響,心中大為震驚。當兩眼張開時,發現兩眼失去正常的視覺;視力完全模糊,所見的一切卻是金色世界。全身清涼澈骨澈髓,妙不可言。由於受到異常的驚嚇,當心神稍為安定時,發現心念與平常大為不同,雖然念來念去,卻是始終都不離當念;念與念之間找不到間隔,任我想要故意起妄念,也妄想不起來,念念的都不離當念,實在妙不可言。此時體會了所謂「金剛不動地」的覺受描述,體會了所謂「任爾起心動念,不動真如半分毫。」、「十世古今,始終不離於當念;無邊剎境,自他不隔於毫瑞。」的妙境。法喜湧動到半夜後;下床時,走路的感覺猶如踏水而行,一身輕飄飄。
當時,我誤以為我得道了,只是隔天後,禪定的身心效應漸漸退失,生理的現象慢慢回復原來,我那時生起滿心疑惑,不時的問自己「什麼是道?」。
後來閱讀了南懷謹先生有關禪定的著作,我才明白我們的後腦是神經的密集地帶,當「氣」通過玉枕穴時,會造成磨擦神經,而產生種種異於平常的感官現象。
當初學靜坐,主要在於治病。胃腸疾病的變化,會在打坐中,令所謂的「氣」會在下丹田處一直跳動,並帶來難以忍受的酸疼;下坐後,隨之一直腸鳴;一天中會腸鳴三四十次。如此腸鳴三四個月後,才慢慢減少;直到到不再腸鳴時,急慢性腸炎就因此不葯而癒,胃下垂也慢慢的痊癒。
「腦神經衰弱」現象,會造成在靜坐中很容昜受到外來的聲音而驚嚇;也會在打坐時,只要兩眼輕輕閉下,不由自主的緊鎖印堂,腦部會無法放鬆;兩眉之間會不時的見到閃電,就如張眼看天空的閃電一模一樣。後來才知道這是因為氣動,兩眼神經磨擦生熱,「熱生光」的生理現象。就這樣每坐必閃,直到六個月後,才不知不覺的不再見到閃電了,印堂緊鎖的現象也大為鬆開了,腦神經衰弱也因此無葯而痊癒。
我的不良體質也因打坐後逐漸改善,貧血帶來的面無血色也開始改善;生命漸漸有了活力,就這樣與打坐結下了不解之緣。雖然打坐能改善健康,但是我的遺傳性貧血與低血壓,並不因此而改變;聽力與種種受損的器官,也一往如昔,我自知它們將陪伴我一生。
打坐能有效的促進健康,乃至恢復健康是事實。然而,不是懂得打坐,調理身心,就一定不會生病;比如長久睡眠、飲食不正常,不論打坐不打坐都會積勞成疾。何況會生病的原因,有著我們不可知的業報因緣。

http://amiter3.blogspot.tw/2016/01/blog-post_85.html


本文出自: http://tw-buddha.com/forum2/index.php?s=3869fe7611f9b98408bb8e8d9b388c10&showtopic=6508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lbertdthsow4 的頭像
albertdthsow4

洪意新的玩美分享

albertdthsow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